那年初夏午后的风

类别:心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9-10-09 | 人气值:599
“李樱棠,李樱棠!”

睡得迷迷糊糊的李樱棠抬起头来,极不情愿的抬起眼皮,看着一脸喜气的宋仁彬,“干什么?”她有些不耐烦。

“你不是说要看大黑吗?我带过来了。”宋仁彬小声而急促的说,依旧一脸窃喜。

“呃!!”李樱棠的瞌睡瞬间就醒了,直起身子,凑上前去,“你真的把它带过来了!”她有些惊讶,又有些欢喜。

“那是当然!”宋仁彬一脸得意,“走!我带你去看。”不由分说,就站起身来,欲出门去。

李樱棠吓了一跳,这时候大家都在午睡,万一被老师看到,可怎么说!她向来是乖乖女,这般大胆的事,怎么敢。

宋仁彬只得折回来,“你别磨蹭了,看完我还得送回去,不然被别人知道就完了!”

“可是……”李樱棠实在没这个胆。

宋仁彬也顾不上别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出座位。二人就这样匆匆的跑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李樱棠才反映过来,天啊,宋仁彬竟然拉着她的手!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充斥着她的心间,只觉脸越来越热,心跳越来越快。她使劲将手往外一拗,争开了宋仁彬的手,脚步也放慢下来。

宋仁彬是急性子,生怕她又犹豫了,道:“我可是花了大功夫才把它带过来的!你不许反悔!”

李樱棠没有管他,只低着头,红着脸,一边抚着刚被他大力抓过的泛红的手臂,一边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宋仁彬这才意识到,他刚才拉了她的手!他竟然拉了她的手!原本就因为奔跑而剧烈跳动的心胸,这会跳得更欢了。他不再说什么,只追上去,领着她往前走。

阳光很好,学校里各处都长着枝繁叶茂的大树,阳光只洒下点点光斑,像是掉了一地的星子,闪闪烁烁。李樱棠还是第一次觉得校园如此安静,静得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静得只听到他们二人的脚步声,还有急促的呼吸声。

穿过教学楼,穿过环形跑道,穿过操场,到了男生宿舍的楼下,宋仁彬让她等他,然后径自路上楼去。

挺老的楼,和老教学楼一样,垒起一米来高的台阶,沿出两米来宽的走廊,隔三四米的样子,就有一个水泥柱子。白色的墙面泛着暗黄,有的地方大块大块的掉落了,最远最远的后头,有一个自来水龙头,也是锈痕斑斑。

李樱棠站在楼前,身后是一米来高的绿色植物,长得很是茂盛,开满了极细的白花,细花落了一地,风一吹过,便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李樱棠想起一句诗来——落尽繁花满地伤,但是此时她的心情极好,便想,为何是落尽呢?又何来伤?莫不如改成——半落繁花满地芳,不是更好?

她穿着校服,白色蓝领子的宽大T恤,大大的蓝裤子,还有白色的胶鞋,扎着高高的马尾,一张雪白雪白的脸在阳光里烁烁发光。她在班上不算顶漂亮的女孩儿,成绩也不是顶好的,但是她乖巧,笑起来的时候,肉呼呼的脸颊上陷出两弯浅浅的酒窝,温暖又柔和。

宋仁彬肯定是喜欢她的吧。

宋仁彬很高,帅气又白净,调皮又倔强,但是她说,宋仁彬,这星期你不许旷课!你敢旷课,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宋仁彬就真的整整一个星期没有旷课。宋仁彬,明天早自习如果看不到你,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从来不上早自习的宋仁彬,真的在次日早自习的最后一刻赶到了教室里。

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樱棠提很多很多关于再也不理你的要求,宋仁彬从来不敢违拗。

宋仁彬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

在这个春末夏初的时候,李樱棠站在一树荼靡下等宋仁彬,他正急匆匆赶往宿舍,去领他好不容易带到学校来的大黑。因为他和她讲了许许多多多关于大黑的趣事,她很想很想看到那条闹尽笑话的狗。

她站的地面略有点潮湿,草皮青青嫩嫩,阳光也是极好的,微热,但不烈,风暖花香。过不了多久,那个大男生就会带着他心爱的狗站到她的面前,也许狗狗又会闹出一出出笑话,逗得他们前俯后仰。

不过很多事情都被时间模糊了,深深印在李樱棠记忆里的,是等待他的这短而又短的时光。

很多很多年过掉,她还是记得那个时候的阳光,那个时候的风,记得那一场心满意足的等待,记得她和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触碰过后留下的窃喜。

太年轻的人太轻率,总以为身边的人事,是可以长长久久不变的,今天见不着,明天总要见着,明天见不着,后天他总会等在那里,扬着脸对你笑。

后来才知道,有些人事啊,一别,便是一生——他还在,你也还在;阳光还在,风也还在;花香还在,青草也在;只是呵,你等他的理由不再……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