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的自白

类别:经典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30 | 人气值:599
  傅小司
  
  我完全已经被困了。之昂,我常常想起那天我带你逃跑,在大门那一刻,我被警棍击中的那一刻。我模糊中看见你停下脚步,回头呼唤我的名字。我真的很感动,你从那个年少轻狂的陆之昂,直到8年后那个成熟气息浓郁的陆之昂,你和我之间的友情依然没变。我常常躺在床上回想1998年的那个夏天,阳光如流水般洒满了整个草地,高大的香樟互相交织的重影。你和我躺在被香樟遮掩的树阴下,谈论着文理分科的事。那时的你笑得很纯,很纯。
  可是,直到我的画集《天使》出版后不久,我就看到喧嚣的马路边到处贴着喜报,说在某书店逮捕到了你。后来我去问过那个书店的女孩,她告诉我,当时你在翻看我的画集。我知道,这么些年,你一直在挂念我。如果不是你那天用啤酒瓶砸在了那个女画家的头上,我们仍然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一边看候鸟从空中飞过,一边看山林枫叶似火,但……
  只能是这样了。你被判终身监禁,我能够想象监狱里冰冷的墙壁,粗长的栏杆和让人难以下咽的饭菜以及一个小小的窗口。,你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令痛苦的地方……
  我在我的画集的扉页写了两句话:
  那个男孩教会我成长
  那个女孩教会我爱
  在多年后的某一天,你还会教我成长吗?
  
  陆之昂
  
  小司,立夏,我很想念你们。我以前从未到过监狱,到了之后才发现,监狱是这样的冰冷。我每天都看着我身旁那些穿着囚衣的人,我感到无比的肮脏和厌恶。但是我渐渐知道,我早已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我愣了,曾经被我耻笑的监狱,却成了我下半生的栖息之所。
  小司,我逃跑的三年里,我一直在流浪。随着时间的推移,光鲜的衣服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饱满的腰包也渐渐小了下去。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乞丐,在废弃的垃圾堆里找到了一个破碗,从此一个人孤单地守在大街旁,向他人跪拜。我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直到被捕的那天,一个纯真的小女孩对她妈妈说:“妈妈,这个乞丐的眼睛好漂亮。”我一下子就心酸了,我的母亲已经走了,而父亲一个人。我好想去照顾他,但是我不能。我在书店看见你的封笔之作《天使》的第一页就是我和立夏的照片,我突然很想哭,可是警察就来了。冰冷的手铐拷在我手上的那一刻,我没有反抗,我想只要你记得我就够了。
  我在监狱里度过了好几个夏天,可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只要你记得我就够了。
  
  立夏
  
  我现在浅川生活,没有北京的寒冷,也没有上海的萧瑟。我的房子正对着浅川一中的门口,我想住在这里可以时时记起这里。
  校园里的香樟,在每个夏至过后,香樟都会越来越繁茂。无数个学弟学妹都会在香樟树下幻想,和我们那时侯一样。我曾经回过学校,校园的公告栏上还记录着小司和之昂的学习生活。我记得他们在时是全校老师的骄傲。每当和他们一起走过操场,全校女生都对我投来敌意的眼光,想想还挺自豪。一次我正好遇到我们以前的班主任,她和我谈论起小司和之昂的情况。我知道老师肯定早就知道他们的事了,便草草答了几句,就走了。我在香樟下流泪,泪水滴在香樟树因岁月蹉跎的树根上。我想,小司和之昂是不是也在两个不同的地方苍老呢?
  我依然记得那天,程七七对我说过的话。我忍受不了那种打击,也不想去想那些污秽的事。于是,我当天就离开了小司,回到了浅川。干净的街道,满目的香樟,给人一种大自然的气息。特别是面对着校门,好像回到了10年前与小司邂逅的那个夏天,小司眼里终年不散的大雾。
  不知道小司和七七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了,还有之昂,在监狱里生活得还好吗?
  
  遇见
  
  我现在回到了青田身边,依然在酒吧当我的女歌手,也许这样才是清闲的生活。我经常在电视上看见小司的画集被展览,尽管已经查实那件抄袭的事是诬告,但小司依然隐退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