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谁荒芜了爱情青春(8)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11 | 人气值:599

第八章 中秋节

本以为会沉浸在自我忧伤里久久不能入眠,却没成想睡得比猪还香,一觉睡到早上八点半,睁开眼睛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孟梵和米可正在床边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

我特别淡定的眨眨眼睛,擦了擦口水,翻了一个身,继续睡。然后就听见孟梵小声的问米可:“喂,你看她是不是撞傻了,原来没这么迟钝啊。”米可特别考究的说:“我感觉她不是撞傻了,可能是睡傻了。”

当我在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我慢慢做起来,看着发呆的两个人:“咦?你们怎么来了,来了也不叫醒我。”就看见孟梵嘴角有些抽搐的瞪了我一眼。“孟梵,你牙疼哦。”我看着他嘴角在动,很自然的问。他无奈的抚着额头,一副你无药可救的样子。

米可拿出好多月饼,倍儿兴奋的说:“安安,中秋节快乐,快去刷牙洗脸吃月饼。”

洗漱完毕,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头也没有昨天那么疼了,只是有点晕。“安安,这是我和孟梵一起给你买的,今天是中秋节,你也够悲催的了,只能在医院里呆着。”我接过月饼咬了一口,是五仁的。

米可也打开了一袋,她对我晃晃月饼:“安安,我这块是芝麻的。”孟梵也打开了一袋,同样是五仁的。我贱贱的凑过去:“米可,给我尝一口芝麻的。”她掰下三分之一很大方的递给我,我摇摇头:“我想要那个大的。”她立刻像孩子一样捂住月饼,趁我不注意马上塞进嘴里,还嚷嚷着:“简安安,我最爱吃芝麻的了,你可别跟我抢啊。”

月饼渣随着她的嚷嚷,弄的到处都是,我假装嫌弃的抖了抖病号服:“死米可,你恶不恶心。”孟梵看着笑的特别开心的我们,也跟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如果我可以注意到,他从那个时候起,在看我时,目光里开始多出了一种名为爱情的闪烁光芒,如果我的情商不那么低,也许就能注意到,米可在看到他注视在我身上的目光时,眼底的伤,那么到了最后,事情会不会变的好一点,至少没那么糟。

2005年的月饼花样没有现在多,味道也没有现在可口,但是,这块月饼的味道却记忆由新,经过多年后,当年一起吃月饼的人,还可以如此心平气和的聚在一起,贱贱的抢一块月饼吃么?

中午的时候,米可的父母来电话,说是要带她去奶奶家。她看看孟梵:“你不回去么?”孟梵说:“我在陪安安一会儿,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她点点头,有些失落,但很快就掩饰下去了,跟我们说完再见就离开了。

孟梵安安静静的拿起沙发上的书包,用手拉开书包拉链,拿出一本数学书:“安安,我帮你补课吧,下周我们就要考试了,要是成绩太糟糕你也没办法和家人交代。”

我用手指了指受伤的脑袋:“不行呀,头晕,撞傻了,听不会的。”他伸出手将我额前散落的发丝别再耳后,有那么一瞬间,他离我很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浅浅的呼吸:“没事,我有耐心。”

我深吸一口气,从刚刚奇异的感觉中走出来:“那你别嫌我笨。”他笑了笑:“不会。”

事实证明,我真的不适合听数学,不一会儿我就转着笔,然后对他说:“孟梵,你还是别讲函数了,我感觉集合会简单一些。”他感觉赞同,开始将集合。又过了一会儿,我又开始抗议:“孟梵,你还是给我讲函数的单调性吧,应该比集合好懂。”他再次抚额,将书翻了几页,重新讲。N秒过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孟梵,我感觉……”他咬牙切齿的瞪着我:“简安安,你成心的是不?”我耸耸肩,表示真的只是不感兴趣。

最后,他终于放弃了给我补课,和我坐在一起聊天。“安安,你妈妈怎么没来看你。”我低着头,心里有些酸涩:“她在忙。”“既然她那么忙,你就更应该保护好自己,不让她担心呀。”她担心么?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受伤了呢。

“大过节的你怎么跑出来了?”我抬起头问他。

“我爸妈一早上,就在为去姥姥家还是奶奶家过年争执起来了。最后两个人开始比赛收拾屋子,等我回去了评分,谁弄的最干净,就听谁的,她们这么多年了,还是和孩子一样。”

我露出羡慕的神色:“孟梵,你真幸福,有这样的家庭。”

“嗯,其实我也感觉挺好的。”

过了一会儿,他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然后收拾好东西,临走的时候叮嘱我要乖乖在床上躺着,别乱动之类的,我连连点头,感觉他就像一个长辈,特别的唠叨。可说句实话,我并不讨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