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短句 > 爱人与花

爱人与花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08 | 人气值:

不知缘于何故,也记不清从哪天开始,爱人开始侍弄并迷恋上了家里的那几盆品种单一、毫不起眼的花儿。要是在刚刚搬进楼房的那阵儿,她可是连阳台上那几盆起初还是由我东接西栽的花儿连看都懒于看一眼,更不用说浇水施肥,悉心侍弄了。为此,我常常也在心里不知嘀咕埋怨过她多少回,偶尔有亲朋好友登门来访,每每提及家里那并不起色的几盆花儿的养主是谁的时候,我除了在解释中炫耀了自己的同时也少不了掺杂一些对她的牢骚满腹。

而且,当我工作后身心俱疲时忘了浇水或心烦意乱无心饲养的时候,那几盆花就更显得容颜憔悴、生机全无、暗淡无光了。也就是在花儿遭受这样的非礼时,偶尔的饭后茶余我就更是没有放弃对她的动员和暗示,可日复一日,我的劝说和唠叨可以说是堆满了整个屋子,但爱人的反应却是一如既往,犹如阴霾的天气一样,总不见云开日出。

现在,爱人像脱了胎换了骨一样,也不知是谁总算让她拨云见日了。她不光喜欢上了花,而且近乎于迷恋,用痴迷形容也绝不过分。有些时候,她对花儿的痴迷也绝不亚于一个时值妙龄的女子对她的意中人的痴情,这让我好生妒忌和不满,我时常又萌生了这样一个诡异的念头:要是我也有一天变成这些花该多好,那该多幸福啊。

每天一下班,爱人总是连包都来不及放,就扑到了阳台上,那情景好似舐犊情深、久别重逢的母子一般,这边倒腾,那边弄弄,不时还破嗓叫喊厨房里忙成了一团糟的我,“快来看看,君子兰的花竟然从花叶的下面开了”“真奇怪,中午满天星的花儿的朝向在里边,怎么这会儿又朝外了”“哎,你看,小家碧玉又发芽了,多可爱啊”……看着她开心至极的样子,嗅着满屋子弥漫的花香,我的心里也不时漾起一阵又一阵的暖流和幸福。

现在她爱养花近似于走火入魔了,她常常这样说自己,并且和她有着同样爱好的同事们也这样说她,我也颇是感觉她好像中了花儿邪一般。曾经有一阵儿,她不惜耗费上百成千块钱买花儿,像是给自己买化妆品和添新衣一样弹指一挥,毫不吝啬。用挥霍一词儿概括也不失夸张。一有闲暇,她不是跑到同事朋友街坊邻居家赏花,就是钻到花店购选自己钟爱的花儿,甚有时,她还常常伏在电脑桌前到淘宝网里去冲浪,选订采购江南那些娇贵婀娜的花儿。

尽管她也深谙“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道理,采购的那些花儿大多数几近周折再移栽到家里,即使选好上等的花盆和花肥后也终究未能逃脱枯萎早夭的命运,但她在难过哀叹之后也从来没有中止过自己的夙愿。间或也许是为了让自己不再重蹈覆辙,她也鼓足了信心经常到网络空间里赏花并潜心研究养花的学问,俨然是一个资深的学者伏案桌前点点画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的侍弄下,家里的花儿的数目陡增了,名目繁多了,档次上去了,赏花、剪花的人也热闹了,偌大的阳台屋子,光是大大小小的花盆就占据了一定的空间。毫不矫饰地说,目前家里的绿色已经萦绕了屋子的角角落落,那些勃勃生机也正在绿化着我和爱人志趣相投的心。

妻爱花,妻如花,妻也有着花儿一样的年龄,我常常突发奇思地想,要是我们的爱情也像家里那些与日俱增的花儿一样常开不败、长青不老该有多好。真那样,我宁愿花掉所有的积蓄都要和爱人永远呵护那一方绿色。

上一篇:还我的一块钱
下一篇:陌颜,不再见
你可能感兴趣的